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情感美文>> 美文>> 文章列表

海拔5300米的爱情

作者:文清丽   发布时间:2014-11-07 18:27:09   浏览次数:2475

 

在去青藏高原的路上,我认识了一位姑娘,她准备到安多兵站去看男朋友,姑娘告诉我她在海南一家杂志社当编辑。她跟男朋友是在网上认识的,男朋友的网名叫昆仑鹰,是青藏安多兵站的一个副连长。 
  “当我看到他跟我说的一句话时,我下决心要去看看他。他说为了让妈妈、朋友以及更多的人能吸上足够的氧气,他愿意在青藏线扎下根。就是这句话,让我眼睛湿了一夜,我就想要见到他,要嫁给他。” 
  多么纯真的姑娘。可是生活能永远如诗吗? 
  车一进昆仑山口,我头疼胸闷,难受得直喊着要停下。只有姑娘如孩子般地给我们指着这儿说:“这么美的山,才七月的天气呀,你看山上那么多的雪。”指着那儿叫:“快看,藏羚羊!” 
  “万一他不是你想像中那个样子呢?我经常在线上跑,看到的官兵们一个个不是脸上烙上了高原红,就是眉毛脱了,头发掉了。再有你必须长期忍受两地分居的滋味。即便真的到家属院里仍需继续分居,这就叫‘随军不随夫’。听说那里还有不少妻子失去了丈夫。”我认真地劝道。 
  “我知道高原军人的妻子和孩子很苦,可是我爱他。我想爱情一定能战胜一切困难。你不知道,他多优秀,跟他在一起聊天,我感到特别快乐。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一个男人让我如此着迷,凡是与青藏线有关的我都感兴趣,我收听那儿的天气预报,收集与它相关的文章和歌曲。” 
  她给我看她从电脑上下载的他们聊天的内容,还有发给她的一沓电子邮件。看得出小伙子挺有水平的,谈古道今,而且颇有情趣。 
  车刚过二道梁,我头痛欲裂。带队的干部说是氧气稀少的原因。姑娘也不行了。 
  “吸点儿氧吧!” 
  “我不吸,他肯定也吸不到氧,给他留着吧。” 
  “他们那儿有,吸吧!”带队的干部劝她。 
  她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才勉强吸了一点。 
  终于到了唐古拉,海拔5300米,姑娘看着挺立的高原兵雕像,用手抚摸了半天。 
  真是天路呀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的路,一路上单调极了,除了几辆地方车外,几乎再没有人烟,没有树,没有花,没有绿色。只有一片片骆驼刺,漫不经心地在地上胡乱地铺着。 
  快到安多兵站了,我说咱们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,让他在大门口接你。 
  “我要给他来个措手不及。我本来想乘飞机到拉萨,然后再到安多,可是接下来改变了主意,我要随着车轮一步步接近他,接近我的爱情。我要让天路上的石头做证,我要让黄羊做证。真的,我的爱情一定能感动他。”姑娘自由自在地说。脸上充满了圣洁的光芒。 
  晚上我们到了安多。这是青海和西藏交界的地方,满街泥泞,满街的藏袍、羊肉和酥油味。 
  当站长安排我们住下后,我悄悄地让带队干部把那个姑娘心目中的昆仑鹰叫来。我告诉姑娘说,如果那个人太让你失望,你就装作和我们是一起采访的,然后再坐飞机返回。我笑着说:“等于旅行了一次。”姑娘想了想,说:“这样不好。” 
  “婚姻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,网上很多都是骗人的。”我不知为什么,忽然觉得最好这个姑娘见到的是她并不喜欢的小伙儿,这么漂亮的姑娘,不应该跟缺氧、雪山、高原病连在一起,她的生活应该是城市、音乐、舞会,是出入时尚的商场剧院。 
  小伙子来了,带队的干部给他介绍说:“这是记者,想跟你了解了解情况。” 
  小伙子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人比较踏实,长相也还说得过去,可能是少氧的缘故,他的嘴唇青紫干裂。 
  我问小伙子有什么爱好,他说:“喜欢上网。” 
  “有对象吗?” 
  我看了姑娘一眼,我想她一定比我的心还急。 
  “就算有吧!” 
  “为什么说就算有呢?” 
  “因为只是我一个人偷偷地想念她,可能她还不知道!” 
  “你是怎么认识她的?” 
  “在网上,她是个编辑。” 
  还要问什么,我想不出了。小伙子告别要走时,姑娘忽然说:“我带了唇膏,你先用吧!” 
  小伙子脸红了,摆摆手,说了声谢谢走了。 
  我一夜没有入睡。一大早,我还是侧面打听了小伙子的情况。他确实不错,工作品质都很优秀。我放心了,建议姑娘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再说。我们商量明天早上就把姑娘的真实身份告诉小伙子。 
  第二天,早晨吃饭时,得知小伙子带着兵去执行任务了,三天后回来。我说:“干脆,跟我们到处转转。” 
  “我等着他回来。” 
  一周后,我们返回时,再次来到安多兵站。姑娘和小伙子已经好得成一个人了。姑娘告诉我,她准备结婚了。 
  我吃了一惊:“你应该再了解了解,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,毕竟才认识一周呀。” 
  “我凭直觉,还有网上到现在对他的了解,感到他是我最爱的人。再说我的假快到了,我要回去,这一去,少说也要一年见不上。真正的爱情不是靠认识的时间长短来衡量的。”姑娘说着,眼睛明亮如泉。 
  “他怎么样?” 
  “他比我想像的还要好。也许他很普通,工资、学历、工作条件都不如我,可是,他身上有一种好的品质,那就是责任。我在他的面前,心里非常踏实。我认为这是一个男人最可贵的品质,它胜过其他任何外在的条件。” 
  “能具体讲讲吗?” 
  姑娘笑了。 
  你们走后,我住到了他的宿舍。那个宿舍真干净呀,窗台上养着花。在高原上缺氧的地带一盆兰花,非常绿,没有一点灰尘,要让它成活很难。可是,他竟然把它养得开花了,那土特别细,是精心筛选过的。 
  屋子里挂满了一幅幅照片,全是高原景色,每一张都让我心醉。最让我动心的是桌上他给妈妈写的一封还没有写完的信。 
  妈妈: 
  儿在很高很高的山上给你写信,感到心里非常踏实。因为儿子为妈妈拦住风雪。 
  妈妈,儿子的工作很简单,每天只是为来来往往的军车提供保障。妈妈,儿子不能在你面前尽孝,惟一能做的就是给妈妈寄点钱,让妈妈能生活得舒坦一些。妈妈,如果有合适的伯伯,请妈妈成个家,也算有个照应。儿子离你太远了,纵有爱意万千,也难把一杯热茶递给妈妈。想到这些,妈妈,儿子的眼泪只能往肚里咽。 
  妈妈,你说找对象的事,儿子真不知该跟你如何说。但是请妈妈放心,儿子一定会找一位让妈妈称心的姑娘。 
  现在有一个姑娘,儿子非常非常爱她,可是儿子能不能让她得到幸福,心里…… 
  信,就到这完了。你说,这样的人能不让人心动吗? 
  还有你知道我为什么下决心和他结婚吗?那是他回来后,我正在睡觉。等我醒来时,我看见他一个人坐在小桌前专心地包着水饺,他包得非常专心,非常好看。一报纸的水饺组成了一个大大的“爱”字。锅盖正冒着缕缕热气。我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跟前,他像对熟人似地说:“知道你爱吃饺子就做了,尝尝,味道合不合口味?”我大口大口地吃着,他像对孩子说:“慢点,吃完了,好好睡一觉,明天跟着车下山。我不值得你这样,一生有你这一趟探望,我一辈子知足了。你要是我的妹妹,我也不会让你嫁一个高原兵的,真的。” 
  他端过一盆开水,一遍遍地往另一个盆里滗。我知道高原的水里有虫子,我说不用,你们都能喝,我为什么不能用这水洗脚呢?因为我们是男人。他说着,脸上充满了歉意,仍在一遍遍地滗着。 
  我静静地注视着他。他的双眸里闪出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温情。我从来没有见到一个男人有那么纯洁的眼神。那眼神让我下决心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他。 
  姑娘结婚三天后,和我们一起返回。小伙子紧紧地拉着她的手,送了一程又一程,直至送到了唐古拉。他被姑娘固执地推下车后,才说你一路小心,就再也说不出话来。他转过头去…… 
  看着两个人恋恋不舍的情景,我的心里特别不好受。在21世纪青藏高原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,我心里荡起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情愫,我不再相信爱情只是一种传说。 
  (陈泉摘自《解放军生活》,安玉民图) 
   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9    乐活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|燕窝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9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