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 页 >> 职场美文>> 美文>> 文章列表

“偷懒”是一种正常行为

作者:露西·凯拉韦○方柏林译   发布时间:2017-05-13 19:47:07   浏览次数:629

是什么逼着我们去做事是惩罚。
  我每天都做很多事。我每天懒得做的事更多。我不回电子邮件,不钻研要写的文章,除非是燃眉之急。
  我懒得打电话给银行,把儿子以前订的、而现在已经停用的某网络游戏自动缴费取消。我也懒得去找个建筑工人,翻修花园的围墙。我懒得打开账单。
  事实上,我连邮件也懒得打开了。(过去,我拆阅朋友写来的信件,但是现在朋友们都不写信了,我就听任那些公函在厅里堆成山。)我也懒得打电话,最主要的是,我懒得去报税退税。
  最为奇怪的是,我所回避的很多事情其实很容易做。我最终动手的时候,才发现它们是多么容易。但是这种病态的偷懒行为还是一如既往,仿佛我的大脑在发出一个强烈而且持续的信号,告诉我这些事情能拖则拖。
  上周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接触到一宗诉讼,这诉讼让我对这种偷懒的行为有了一些认识。此诉讼中有一位律师,名叫理查德·戴顿。此人的毛病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只是把报税的事情拖延几个月,他则是一拖就是8年:1994年到2002年间,他一次税都没有报过。
  这位被告争辩说,他患有一种名为“回避人格障碍”(avoidantpersonalitydisorder)的毛病,鉴于这是疾病,他控制不了,因此,他无罪。
  这种思路太激动人心了。也就是说,下次停车吃罚单,我就跟板着脸的交通管理员说,我有回避人格障碍症,自己无法控制,所以不能去给我的居民停车证办延期。下次我没有付电费,电力公司就不能停我的电,而应对我表示同情。至于工作完不成,我只要在人事资料里放份说明,说我患有上述疾病即可。
  不幸的是,2004年第一次审讯此案的法官非常令人扫兴。此法官姓佩申斯(Patience),本意为耐心,可是他对被告的说辞毫无耐心,也不愿意让专家证人作任何证供。他指控被告犯有欺骗罪,判戴顿先生9个月监禁。
  刑满获释后,戴顿先生回到上诉法院,试图推翻原判。这一次,法官对他的回避人格障碍症一说嗤之以鼻,并引用周末版《金融时报》的医生作者玛格丽特·麦卡特尼的话来反击他。麦卡特尼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谴责把正常行为病态化的倾向。这位法官还说,即便戴顿先生真是患有此病,也难脱干系,仍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  谢天谢地,这完全正确。偷懒是一种正常行为。事实上,在这宗诉讼中,我们怀疑表现出回避人格障碍症状的还不止戴顿先生一人。税务局里肯定也有人患有所谓的回避人格障碍症,否则不会等了8年才发现他一直没有纳税。
  真正的怪人是做什么都不偷懒的人。我知道有个人一直是所有事情一起抓,我对他的精神健康比对我自己还要担忧。
  偷懒是确定优先事项的一种自然方法,这些习惯相当根深蒂固。到头来,是什么逼着我们去做事是惩罚。断电这种惩罚迫使我们去交电费。停车罚单迫使我们去换新的停车证。
  我们对这些惩罚的回应方式和容忍的底线也不一样。我过去的一个邻居吃罚单连吃一个月(总罚款额远超过1000英镑),才到市政厅去换新停车证。我们之间的差别是她比我有钱,所以我们的容忍程度不一样。
  在结束回避人格障碍的话题之前,我在Google上查找了一下,看有没有医学网站提到此症。我吃惊的是,我发觉它和不交税毫无关系。它是指那些回避各种棘手社交场景的人。真患这种病的人对批评、冲突和羞辱极端敏感。他们为了避免尴尬,不愿意去承担任何风险。
  我深信,戴顿先生没有这些毛病。如果他有,选择做律师可真是入错了行,因为冲突就是律师这一行的家常便饭,羞辱也常常近在咫尺。
  本文摘自《读者》2009年第11期P33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9    乐活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9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