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 页 >> 美文>> 社会生活>> 文章列表

英格堡小镇上的猫

作者:陈蔚文   发布时间:2017-05-13 19:50:19   浏览次数:732

那只猫,那么蔓妙,那么憨肥,意态从容,我想它是只女猫。在瑞士铁力士山的英格堡小镇(Engelberg)上,小镇笼着薄薄的寒雾,木屋、草地、鲜花......各种趣致的庭院摆设,女主人从二楼窗口探身打理那些姹紫嫣红的花儿,冲我微笑——她的人也像其中盛放的一朵。
  有户院子,木门扉装饰得像格林童话,正举着相机左拍右拍,就见那只白猫悠闲地从马路对门的院子踱了出来,它兴许刚用过早餐,或许还有小片干酪,它的神态表明它对它的早餐以及生活的满意程度。
  隔壁出来一家子,夫妻和两个漂亮孩子,他们正要去车库,高大的男主人微笑着先向猫走去,兴许,他想向它问声早安我的第一反应是那只猫当然要跳闪开,像我通常见到的那样,那些猫们,无论是小街巷院的杂种平民猫,还是朋友家中据说是贵族种的蓝眼睛波斯猫,它们无一例外见到人都如人见到鬼,弓背,一蹿老远,像缕风一样不见。它们总是习惯在暗处打量世界,在树丛,灶台下,或床底,在它们自以为安全的一切幽暗旮旯,目光警惕,随时准备像道闪电逃避它们感知的人带来的危险。
  然而,这只白猫,它从容地立在那儿,接受男人亲热地抚摸,像仁爱的皇上允许子民吻他的鞋。是因为男人和它很熟吗阳光下,它闲适地穿过马路向这边走来,我走近,做好它逃窜的准备,小心翼翼地伸手,手触到它丰满的背脊,温顺皮毛,我抚摸它,它看来似乎很放松,享受,毫无抗拒之意。
  一会,它又向几步外我的同伴走去,在她白裤子边趴伏下来,把她吓一跳,不敢相信自己对一只猫会有如此的亲和力!倘若它是只男猫,那就是吸引力。总之,这是她在自己的祖国无论如何不可能遇上的猫的礼遇。.在她记忆中的猫,同样紧张恐慌。背脊紧绷,如随时离弦的箭,它们总是为恐怖片中一桩吊诡事件即将发生前铺垫:静寂碜人的黑暗(伴着坏水龙的滴水声),一只猫的身影猝然闪过,它们碰翻花瓶或一盏瓷器,尔后骇人的事件悄然登场。
  这只铁力士山脚小镇上的猫,它看来和夜晚毫无瓜葛,它那么兴之所致,毫无设防,像邀宠的婴孩要占尽人们抚爱。它对世界的认识仿佛从只有爱,良善,它理所当然地以为全世界都该是爱它的!爱它的憨肥,爱它的白色皮毛。
  它的主人,邻居,那些路经的游客,它应当从未从他们那得到过粗暴,凌辱,甚至扬言要剥它的皮,吃它的肉的恐吓——且还不仅止于恐吓!我外婆曾养的一只肥肥的猫真被人捉去烹了,我一位朋友家养的猫也曾遭遇过此下场,有阵子,她闻见所有厨房窗口飘出的肉味都觉可疑,都觉得和那只叫“阿福”的可怜的猫有关。更不幸,不久后她去广东出差,一位热情的男客户竟执意要请她吃名菜“龙虎斗”(猫蛇烩)!
  从德国去往阿姆斯特丹的途中加油站,正赏景吃东西,一群叽喳麻雀飞来——在欧洲,鸽子不避人原不稀奇,可它们是麻雀啊!和猫一样,也是极警惕、机敏,随时提防着人的小东西,但加油站的这些麻雀,它们居然冲人飞了过来!当有人一伸手,它们便飞啄面包屑,在人的手掌上欢快跳跃。有面包屑落在地,它们便在人的脚前偏歪着小脑袋啄食,你差不多怀疑它们是叫“麻雀”的东西!不然它们怎敢靠人这么近难道它不怕人的脑海里立时升起“油炸麻雀”或“清蒸雀肉”说来,一只麻雀的肉那真叫“何足挂齿”,但少也是肉吧,且滋味和营养价值在民间的口啤不坏:据说壮阳益精,暖腰膝。有回逛郊区公园,见远处的一伙麻雀,同行者纷纷议起雀肉的种种好,包括提了各式烹饪法子,话未完,雀儿呼啦一声飞散了,可能听着都心惊,集体暗念“罪过罪过.
  一只怀疑主义者的麻雀,要多久才能洗去被弹珠袭中,被网罩住的家族阴影,积淀出在人掌心雀跃的放松与信任,铁力士小镇上的猫,以及加油站的麻雀,它们有着与我所熟悉的猫与麻雀全然不同的经验世界。“人”在它们的字典里和“天敌”无关,以弱小动物的一份纯洁与依赖,它们相信,藏在人兜里的绝不会是乌黑汽枪口,而是友爱的面包屑。
  本文摘自《读者》2009年第11期P39





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2019    乐活网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自助建站 | 领地网站建设 |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© 2005-2019 lingw.net.粤ICP备16125321号 -5